丝瓜app在线直播ios

应付完余霜的采访,已经是法国时间七点多,we俱乐部在巴黎的火锅店订了房间,同时邀请了fpx和lpl工作人员一起聚餐。

算是lpl赛区在s9结束后的庆功宴。

至于we夺冠的庆功宴,要等回到国内再说。

虽然和fpx在场上打满bo5四个多小时,但是在场下,两队的关系还挺融洽。

we因为历史问题,在lpl颇有几个关系不怎么好的战队——厂长鱼死网破建立的edg,被we场下狂热粉丝扔矿泉水瓶的ig战队。

但fpx满打满算只成立不过两年,恩怨情仇自然很少,加上他们管理层对今年世界赛亚军的成绩基本满意,两队也就能凑到一起聚餐。

火锅店装修得一副中式风格,在法国的华国风餐厅吃华国传统食物,很奇妙的体验。

简祐不怎么能吃辣,所以桌子上放的是鸳鸯锅。

鸳鸯锅,永远滴神!

因为最近都没有比赛,也就不用禁酒,桌上摆着瓶装白酒,没想到远在巴黎居然也有进口的华国白酒,这火锅店也算是很有料了。

大家都是网瘾少年,桌上人手一个手机,边吃边边喝边看手机,再相互聊着游戏电影或者动画的相关话题。

fpx队员一贯地心理素质很好,早就从落败的阴影里走了出来。

早安唯美女生静静地听音乐

再加上几杯白酒上头。

小tian开始疯狂地揭队友的短,“我听说dob在决胜局前说他是lpl第一瑞兹哦!”

dob竖着大拇指狂舔道,“哈哈,说着玩的!瑞兹还是duplg玩的好,np,世界第一瑞兹~”

喝了酒的简祐也不谦虚,红着微醺的脸与dob相互吹捧道,“有一说一,硬币哥的瑞兹也很厉害啦。依我看,我是第一瑞兹,dob是第二瑞兹,然后洗液是第三瑞兹。

至于什么faker啦,理解还停留在前几个版本,rookie啦,只玩发条辛德拉,根本不会玩瑞兹,虎帝帽皇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……”

显然重生后的简祐不但耐辣能力低了,耐酒属性也削弱很多。

洗液慌了,她这话要是不小心传出去,怕不是网上立即就有大节奏。

洗液问,“duplg你醉了?!”

简祐给洗液一个甜美的微笑,“没啊,好得很。”

小tian审视道,“一般喝醉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,那个,duplg你之前喝过酒吗……”

简祐觉得自己非常清醒,拍着胸口道,“喝过啊!我酒量大着呢!吹瓶子,知道吗?”

确切地说,是重生前喝过,而且酒量也很一般。

说着,她就把桌上的酒往嘴里灌。

吨吨吨吨吨!

……

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。

头顶是洁白的天花板,身上是丝质的被子,是在酒店来着。

简祐揉了揉眼睛,然后下意识地探出手寻找床头的手机,入秋的一丝寒意让她发现身上光溜溜得。

等等,我怎么裸睡了?

还有,昨天酒后发生了什么?

记忆里最后的片段,好像只听到一阵“吨吨吨吨吨”的声音。

手机并不在床头,简祐只好裹着被子坐起来,敲了敲尚自发懵的头。

意识终于清醒起来,但昨晚夺冠后的事情都回忆不出,以至于显得夺冠这件事都有点不真实了。

慌得一批。

眼睛仔细在房间扫过,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,不过看到了倒在在屋子中央熟悉的行李箱,让她稍微放松些。

不去思考为什么一直放在墙角的行李箱会倒在那里,当务之急是起床穿上衣服,否则这天气太容易感冒了。

深吸口气,跑到箱子前,输入密码,取出衣服,麻溜穿上。

滴!砰!

刚把内衣穿到一半的简祐身子一抖。

房门居然突兀地打开了!

“哎呦……身材不错嘛,很有料呀!”

抖鱼hape主播周淑芬开口软的声音,令简祐从一瞬间的失神里缓过来,嘛,还好不是被男的看见。

赶紧把内衣糊上,简祐问,“你,怎么进来的?”

周淑芬手举起来晃动着塑料卡片,并且走得更近,“当然是用的房卡呀!”

简祐拿出外面的衣服,再问,“你怎么会有我的房卡?”

周淑芬轻车熟路地伸手揩油道,“昨天你醉了呀,只能靠我送你回酒店!哇塞,好大呀!”

简祐推开周淑芬的手,“摸你自己的去!”

周淑芬假哭道,“哇……duplg你这话令人家好伤心的呀,我自己的想摸也摸不到呀!”

简祐大概知道了情况。

但是,为什么自己是裸睡状态?

虽然有不好的预感,她还是有话直问,“我原本的衣服呢?你把我衣服脱了,没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吧……”

周淑芬一脸失望的表情,“我也想啊,可惜昨天送你回来的还有其他人……”

简祐心底一丝放松混杂着一点遗憾,继续问,“那,我衣服手机呢?”

周淑芬道,“在浴室里,吐了一身的污渍,衣服只好洗了。”

简祐穿好衣服赶紧找到浴室桌子上的手机。

然而又一件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。

手机时间显示是下午两点多钟,而她们俱乐部订的是中午十二点的机票。

她问,“现在是下午?”

周淑芬知道简祐在想什么,笑着说,“洗液他们十二点就走了,你今天早上没醒,所以他们就把房卡给我了,让周姐我暂时照顾下你,明天带你回华国。放心,跟着周姐走,吃香的喝辣的厚!”

该死,要和周淑芬这hape臭流氓在巴黎待上一天,两天?

简祐感觉头有点晕,可能是醉酒的后遗症,不过更像是将要忍受周淑芬喋喋不休念经两天这件事的恐惧。

她决定先发制人,伸手抢走周淑芬的房卡,然后说道,“我自己能照顾自己,你可以出去了!”

“辣可不行!周姐我可是言出必行的人,既然答应了要照顾好duplg小妹妹你,怎么可能走掉呢!而且巴黎现在可乱着呢,又是小偷又是游街,万一你出了事情,那就不得了啦。”

识时务者为俊杰,简祐果断认错,“周姐!停停停……好周姐能别念经了好嘛,我错啦!”

“道歉要露出胸部的知道不?还有,周姐我这叫念经吗?周姐我说话有辣么难听吗?”

简祐此刻只能捂住自己的耳朵,将周淑芬这混杂着四川话的魔都语音关掉。

不行了,连胃部都翻腾了起来!

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