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奶茶的app

唐悠悠重回公司上班的消息,瞬间就炸了锅,所有人都知道唐悠悠请了长假,此刻,关于她和季枭寒分手的消息,越发的坐实了。

唐悠悠请假疗伤,现在回到公司了,大家都觉的她如果还有一点骨气和尊言的话,就应该赶紧递交辞呈,不然,还继续留在公司,肯定会被人当成一个大笑话的。

就在唐悠悠季家少奶奶的位置崩塌后,立即就有人按耐不住的威胁到了刘夕公司负责人的位置了。

一个晨会,副总监因为一个合同跟刘夕大吵了一架,吵的不欢而散。

刘夕知道对方是故意要找茬的,就是想借机跟她吵架,因为,整个公司的人都在遥传,唐悠悠离开公司的那一天,也就是刘夕跨台的时候了。

所以,想要借机踩踏她们的人,纷纷都亮出了獠牙,公司重新洗牌,站错队的人,都有可能会被赶出去,于是,在站队这方面,很多人都机灵的站到了和刘夕公开对立的那名副总监身后去了。

唐悠悠也参与了早会,看着对方有意的为难干妈,她也是气愤难平的。

可是,目前,所有人都知道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,她说的任何话,都失去了效用。

果然,唐悠悠手里最大的一个项目,也立即有人想要抢过去。

那就是和季越泽公司谈下来的那些合作项目,唐悠悠请假这段时间,就移交给了另一个同事去打理,此刻,唐悠悠回归了公司,对方似乎也并没有想要让出这些项目的意思。

唐悠悠就直接过去问对方要回这些项目,却没想到,对方的气焰比她还嚣张。“唐悠悠,你不是马上就要离开公司了吗?难道还真打算把手里的这些客户都带走啊?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折腾了,要离开就赶紧离开,公司这些项目,你是不可能带走的!”对方阴阳怪气的怼她,表情透

露出讥嘲。

爱哭的俏丽美人

唐悠悠不由的冷笑一声“谁说我要离开公司的?”“还用谁说吗?你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?你和季总已经分手了,你做为他的前任,怎么好意思继续留在公司,我好心奉劝你一句,还是赶紧走人吧,不要等新的季少奶奶出现了,到时候直接把你赶出去

,那场面可就难看多了。”对方一副理直气壮的语气说道,完没有把唐悠悠的怒火放在眼中。

唐悠悠简直要被气死了,她和季枭寒分手,是不是让这些看好戏的人这么痛快?

“我就算跟他分手了,但也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,你今天要是不把我的项目还给我,那我们就等着看吧。”唐悠悠真的不想变成泼妇跟她吵,反正,吵来吵去也没意义,还有失自己的形象。

“呵呵,还当自己是季少奶奶呢,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,当我害怕啊?这些项目我已经维护好了,我是不可能还给你的。”对方立即冷嘲的笑出声来。唐悠悠没想到职场竟然会是这么冷酷的地方,虽然她在进公司之前就听干妈说教过,职场是非常残酷的,弱肉强食,有一套生存规则,可她之前一直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奇葩的事情,现在,看着对方那不以

为然的姿态,唐悠悠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可奈何。

刘夕听到她们的争吵,走了过来,立即严厉的批评了那个人一顿,随后,冷着声音要求对方把项目让出来。

对方立即不情不愿的将项目书往唐悠悠面前一扔“想要就拿去!”

刘夕冷着脸说道“你现在就去人事部拿辞职单吧,我明天不想再看见你过来上班!”

这一句话最有效果了,对方表情瞬间就吓呆了,随后,她赶紧苦着表情恳求“刘总,我知道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得罪你了,你不要辞了我好不好。”

刘夕冷哼“你不是觉的我和唐悠悠已经在公司没有位置了吗?怎么还要求我?”

“刘总,我知道错了,我就是觉的自己做的好好的项目要让回去,心里不平衡,才跟唐悠悠吵了几句的,我下次不敢了!”对方惨白着脸色,吓的要哭起来了。

“我已经决定好了,你这种人品不正的人,我们公司养不起,你另谋高就吧。”刘夕不再给她任何的情面,直接拿了项目书,和唐悠悠转身走人。“刘夕,你嚣张什么呀,辞职就辞职,我还不稀罕干了呢,你们两个也别高兴太久,谁不知道你升职就是因为唐悠悠的关系啊,有后台了不起啊!”那个女职员瞬间就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起来,显然,内心

也觉的憋屈极了。

刘夕和唐悠悠表情皆是一僵,回过头,皱眉看着那个人。“刘夕,你是唐悠悠的干妈吧,你们两个人还真是比亲妈更亲啊,她靠身体帮你升职,你凭手段对她各种维护,整个唯意都是你们的天下,你们看不惯谁就吵了谁,我就认命了,希望你们也在不久的将来,

和我一样的下场。”对方说完,就直接打包东西,准备离开了。

“干妈,算了吧!”刘夕还想过去骂她几句,唐悠悠却拉住她的手臂。

刘夕脾气也算修练的不错了,可这个人竟然短短几句话,就把他和唐悠悠对唯意的贡献给抹掉了,怎么想,心情都很难受。

唯意现在较之前的利润增张了将近百分之三十个点,公司所有职员都享受到了劳动成果,可现在呢?这个女人竟然骂唐悠悠是靠身体上位,这简直太污辱人了吧。

“干妈,不要跟这种人计较!”刘夕走了几步,还是想过去骂回去,唐悠悠死死的拽住了她。

那名同事自鸣得意的收拾了东西,一副自己骂的很痛快的表情,走人了。

回到办公室,刘夕还满肚子的火气“这都是些什么人啊?就见不得别人好,太气人了。”

唐悠悠也叹气苦笑“没想到,我们这几个月的付出,在他们看来,不过就是借了季枭寒的光,我还变成了卖的了!”

“悠悠,你别生气,是那些人太嫉妒你了!”刘夕也赶紧安慰她。唐悠悠轻笑起来“算了吧,我是不想跟她们吵,反正我跟季枭寒之间,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凄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