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研究院网站app

“我们不去和他接触一下吗?”;r /

;r /

温可沁问慕斯年,“现在也许是个好机会的,错过了今天,以后再约他恐怕就约不到了。”;r /

;r /

“不用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,一点也不着急。;r /

;r /

“那项目的事情……”“会拿下来的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说。;r /

;r /

绝色红裙美女野外写真气质优雅唯美动人

既然慕斯年都这么说了,温可沁也放下心来,一般慕斯年说有把握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过了一会,吴长风再次过来和慕斯年说话,“慕总,不打算去和克劳斯打个招呼吗?”;r /

;r /

“不知道温小姐有没有告诉你,克劳斯是专门负责你们公司的运营项目批准这一块的,缓和可靠劳斯搞好了关系,可以事半功倍。”;r /

;r /

的“吴总,这些事情就不牢你提醒了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在一旁呛到。;r /

;r /

吴长风转而看向了温可沁,“温小姐,我只是好心提醒,没有必要对我敌意这么大吧,这样的话我可是会很伤心的。”;r /

;r /

“吴总伤心可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,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啊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横眉竖眼,“再说了,吴总伤不伤心我不知道,但是有不少人因为吴总伤心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。”;r /

;r /

“吴总,需要我把她们叫来和您见个面吗?”;r /

;r /

吴长风藏在镜片后面的小眼睛微微一眯,道貌岸然的笑起来,“温小姐可真会说笑,什么人能因为我伤心,要真的有的话,我倒是真的很想见见。”;r /

;r /

“吴总不用着急,早晚有天你会见到的。”;r /

;r /

静了几秒,吴长风忽然笑起来,“哈哈哈哈,既然温小姐这么说了,那我就等着,说实话,我也很想见见那些因为我伤心的人啊,我实在是好奇的很。”;r /

;r /

“慕总有兴趣一起吗?”;r /

;r /

慕斯年淡淡的瞥了吴长风一眼,“没有。”;r /

;r /

吴长风似乎是已经了解了慕斯年的性格,被慕斯年拒绝也没有任何的不悦,“那就只好我自己来看了。”;r /

;r /

吴长风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,似乎很是遗憾。;r /

;r /

“不打扰慕总和温小姐了,我也还有别的事情。”;r /

;r /

吴长风走了一步,接着顿住,“对了,我还有件事希望慕总和温小姐能替我答疑。”;r /

;r /

“慕总和温小姐是……什么关系,不瞒你们说,这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我虽然算不上君子,但是温小姐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淑女,所以,吴某心里不可避免的有些想法,所以特意的问一问,若是你们关系亲密,我也好及时止损,若不是的话,吴某心里也可以做另外一番打算,这样对大家都好,你们说是不是?”;r /

;r /

温可沁没有想到吴长风居然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了口,还说的这么的冠冕堂皇,顿时又急又怒,不过也深感这是个好时机,所以温可沁立即上前挎住了慕斯年的胳膊,“既然吴总这么说了,我也不藏着掖着了,这是我的男朋友,将来我们是要结婚的。”;r /

;r /

吴长风闻言看向了慕斯年,慕斯年神态自若,看不出什么,但是他没有推开温可沁,也没有否认。;r /

;r /

吴长风收起了心思,接着很惊喜的样子,“那可真是遗憾,温小姐这么的美丽,看起来我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了,不过还是要恭喜二位,郎才女貌,等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发一张喜帖,我也好去喝杯喜酒,沾沾喜气。”;r /

;r /

“那是自然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莞尔一笑。;r /

;r /

吴长风再次走了,温可沁依然挎着慕斯年的胳膊没有松开,慕斯年微微转头,视线落在了胳膊上,眉间有些许褶皱,温可沁看到了接着松开了慕斯年的胳膊。;r /

;r /

“刚才的事情,你不要介意,我只是想彻底的断了他的念头,所以才拉你做挡箭牌的。”;r /

;r /

说罢,温可沁忽然笑着拍了拍慕斯年的肩膀,“再说了,只是挎了一下胳膊而已,你又没有掉块肉,你的念念也不知道,你不要这样一幅不高兴的神情,好像我占了你多大的便宜似得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收回了视线,“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水味。”;r /

;r /

“我这是限量版,好不容易才买到的,很好闻的好不好,难道你家苏念不用香水吗,你这样说的时候,难道她不会打死你吗?”;r /

;r /

温可沁不满的瞪了慕斯年一眼,顺便闻了闻自己的手腕,“明明就是很好闻。”;r /

;r /

“她不用香水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说,“但是我喜欢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眼中闪过流光,“你喜欢就是什么都是好的呗,我敢说要是我身上的这香水味放到苏念身上,你肯定说好闻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挑挑眉,虽没有说话,但是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;r /

;r /

温可沁叹口气,“希望刚才的话能让那个姓吴的死心,否则将来我去哪里找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结婚。”;r /

;r /

“想找男朋友,很容易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说。;r /

;r /

“是啊,随便找一个是很容易,但是找一个自己爱的十分的不易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盯着慕斯年。;r /

;r /

“总能找到的。”;r /

;r /

“是啊。”;r /

;r /

过了一会,那位负责人克劳斯终于是忍不住,主动过来找了慕斯年。;r /

;r /

“你就是慕氏的负责人?”;r /

;r /

克劳斯的神情是十分的傲慢,好像带着很多的优越感。;r /

;r /

还没等慕斯年说话,克劳斯接着又说,“我是不会给你的公司批准的,一个交由女人负责的公司没有办法取得我的信任,并且我认为,她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效益,就这样。”;r /

;r /

如此直白的歧视,让温可沁忍不住反驳,“克劳斯先生,我不得不反驳下您的观点,首先,我不知道您所处的行业有多少女性,但是至少应该占了有一半,这些女性中,或许有您的上司,或许有您的合作伙伴,也或许有您的下属,她们和您一起完成过很多出色的工作,所以您也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,请您不要否认。”;r /

;r /

“或许您想说您现在的成就和您自己的努力分不开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也有过别人的帮助,一项工作不可能完靠您自己去完成的,这些帮助过您的人中也一定是有女性存在的,对吗?”;r /

;r /

地一千零一十六章 我很怀疑你的能力

“难道您也要说那些人不值得您信任吗,难道您也要说那些人没有为您提供过帮助,提供过效益吗?”;r /

;r /

克劳斯的脸色极其的难堪,“即便是有女人,他们也只是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,我是不会把重要的工作交给她们来做的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带着礼貌的笑,“无论是在哪里,即便是最小的一个齿轮,您也没有办法否认它的重要性。”;r /

;r /

“我可以换掉我不喜欢的。”;r /

;r /

克劳斯答。;r /

;r /

“那您的母亲,您的妻子,亦或是您的女儿呢,您也要把他们换掉吗?”;r /

;r /

温可沁笑意盈盈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真为她们感到伤心。”;r /

;r /

“克劳斯先生,请您不要忘记,是女人给与了您生命,是女人为您生儿育女,女人负责着人类的传承,不管您怎么认为,也不管您怎么说,这一点是永远无法改变的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其实很不想说这样的话,不管是男人女人对这个世界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,一个生命的出现也不止是女人的功劳,只是女人承担了孕育的责任,但是面对克劳斯这种憨批,必须得用这种话。;r /

;r /

克劳斯振振有词,“这是你们女人的责任,生来就是要生孩子的,假如连孩子都不能生,那女人存在这个世界上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;r /

;r /

这句话不仅温可沁听着不舒服,慕斯年听着更是不舒服,“你的用处是什么?”;r /

;r /

克劳斯转脸看着慕斯年,“看起来你很不赞同我的想法。”;r /

;r /

“我很怀疑你的能力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高昂着头,克劳斯看起来傲慢,慕斯年比他看起来更加的傲慢。;r /

;r /

克劳斯一直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很满意,听到慕斯年这样说自然是十分的不悦,“我的工作能力不是谁都可以评判的,我敢说我经手的工作绝对是没有任何的瑕疵的。”;r /

;r /

“是吗?”;r /

;r /

慕斯年轻蔑的语气和神情惹恼了克劳斯。;r /

;r /

“你不相信?”;r /

;r /

克莱斯的反问。;r /

;r /

“我不相信一个没有基本认知的人,我也不信任你,我不会和你合作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今天在见到克劳斯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;r /

;r /

即便是真的合作了,就克劳斯这样的人,也会给以后的合作带来很多的麻烦,若是每一次克劳斯都要求不和温可沁谈话,他还要一次次的飞法国吗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;r /

;r /

温可沁闻言十分的诧异,“斯年……”慕斯年抬手制止了温可沁想说的话,“将所有的资料都撤回,这个项目到此为止,我是不会和克劳斯先生合作的。”;r /

;r /

克劳斯从没有被人这样拒绝过,而且明明是他拒绝和慕斯年合作不是吗,为什么现在反了过来自视甚高的克劳斯有些无法接受。;r /

;r /

“合不合作不是你说了算的,你没有那个权力,只能由我来拒绝你。”;r /

;r /

克劳斯阴沉着脸,对慕斯年呵斥。;r /

;r /

慕斯年冷哼一声,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。”;r /

;r /

说完,慕斯年直接走开了。;r /

;r /

温可沁紧随其后,“斯年,我们真的要放弃那个项目吗,公司上下准备了很久,就这么放弃是不是有点可惜了。”;r /

;r /

“不可惜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心里有另外的打算。;r /

;r /

温可沁知道慕斯年只要做出的决定几乎就没有的更改的可能了,换个角度想想泛起这个项目也好,有克劳斯那种憨批,以后也少不了麻烦,有这个时间,不如搞点其他的项目了。;r /

;r /

慕斯年和温可沁离开之后,克劳斯站在原地气得脸都扭曲了,吴长风走到了他身边,“克劳斯先生,好久不见了。”;r /

;r /

克劳斯傲慢的看了一眼吴长风,并未答话,“克劳斯先生,何必生气,在这里,他们的公司能不能活下去,还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情。”;r /

;r /

“而且,我和您的观点是一样的,女人只是用力玩玩的,除此之外,并么有其他的用处。”;r /

;r /

因为这句话,克劳斯多看了吴长风一眼,“你说的没错。”;r /

;r /

“今晚酒会结束,要不要一起坐一坐,绝对会让您满意的。”;r /

;r /

克劳斯沉吟一下,点了点头。;r /

;r /

见过了克劳斯之后,再留在酒会上就没有什么意义了,他和温可沁一起回了公司。;r /

;r /

一个项目放弃,自然要挖掘新的项目,慕斯年正好在这里,自然要把关。;r /

;r /

他和温可沁忙碌到很晚,中间,温可沁下楼去买了一次咖啡,回来的时候听到慕斯年在打电话,语气温柔,“乖,早点休息,我很快回去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站住了脚步,抿了抿嘴,只有苏念才能得到慕斯年这样的温柔。;r /

;r /

她端着咖啡进去了,慕斯年还没有挂电话。;r /

;r /

“斯年,你要的咖啡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喊道.苏念在电话里恰好听到了,“你在忙吗?”;r /

;r /

“没有,我先陪你睡觉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轻声说。;r /

;r /

“你要是在忙的话,就先去忙吧,我自己谁家也没有关系,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;r /

;r /

苏念听着刚才的声音像是温可沁,但是并未提及,“你快去忙吧,早点忙完,也能早点回来,我很想你。”;r /

;r /

“我也很想你。”;r /

;r /

“所以快去工作吧,忙完了赶紧回来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。;r /

;r /

“看看是不是你要美式咖啡。”;r /

;r /

温可沁对慕斯年说,“这可是我跑了好几家咖啡店才买到的附和你的要求的美式,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难伺候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并未答话,“下次不要打扰我打电话。”;r /

;r /

这是在责怪温可沁刚才的行为了。;r /

;r /

温可沁也不反驳,“知道了,刚才咖啡太烫手,一时忘记了你这个习惯。”;r /

;r /

“嗯。”;r /

;r /

慕斯年没有动那杯咖啡,“还有什么问题,部都整理好给我,明天就要,另外,让人给我订一张后天回平城的机票。”;r /

;r /

“整理资料是没有问题,加个班就可以,但是你要回去的那么着急吗,一天的时间很可能处理不完那些问题,而且这样你太累了,休息不过来,我知道你着急回去见苏念,但是你们两个天天在一起,分开多几天也没什么,是不是刚才电话里苏念催你了,要不然我和她说说。”;r /

;r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