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2pt2cpm

   前后就五六分钟的事,萧让反应为什么这么大。

   顶着电梯里其他人火辣辣的视线,卿以寻拍了一下萧让的脑袋,尴尬的说:“萧让,我没走,我没事,我们回去吧……”

   “……”萧让哽咽的声音如此明显,天知道刚才那一刻他有多害怕……

   在卿以寻半劝半抱下,萧让跟她回了房间。

   一关上房间的门,萧让就死死的抱住她,将她整个人都抵在门上,一低头,缠绵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。

   卿以寻一下子懵了。

   这个粗鲁的,带着绝望气息的吻如此粗暴,她的心忍不住颤了颤。

   两个人都冷静下来时,卿以寻心虚的跟他解释了一下,萧让直勾勾的看着她,好像劝说又好像警告:“下次不许离开我的视线范围,要出门必须提前请假,懂吗?”

   卿以寻本来想抗议的,但对上萧让的眼神,想起他刚才的失态,他是一个那么严谨的人,到底要有多害怕才会做出那样的事……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变成了怯怯的点头。

   吃过小混沌,卿以寻又休息了一下,确定身体暂时没有大碍后,两人出发去机场。

   这边的天气太冷了,他们只想尽快回到气温相对暖和一些的C市。

   飞机在C市机场落地,两人可谓是一身荣耀的回来,穆思行,苏越泽,辛玉和凌志博都来接机,远远的看到四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一起时,卿以寻立刻激动了,把手里的东西往萧让身上一塞,朝辛玉冲了过去:“师父!”

   日系清新休闲小美女生活照

   辛玉愣了一下,卿以寻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他身边,双臂一展熊抱住他,脑袋在他胸前蹭了蹭:“师父,我好想你呀。”

   辛玉回过神来后,头皮一麻——

   卧槽,醋坛子还在对面看着呢,卿以寻是想害死他么。

  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萧让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,看着卿以寻兴奋的样子,他嘴角甚至还带了一丝浅笑,挨个跟他们打了招呼,脸色淡淡的把卿以寻从辛玉身上拽下来:“走吧,回去。”

   上了商务车,卿以寻一直跟辛玉比比划划的说着这次签售的所闻所见,语气里全是不加掩饰的兴奋。

   辛玉眼神有点复杂了。

   接风宴在皎园举行,为了避免只有卿以寻一个女孩子冷场,穆思行又叫来了好几个女人,一顿饭吃的气氛无比融洽。

   散席后,卿以寻一直拽着辛玉的手,眼巴巴的看着他:“师父你好像不高兴,为什么不高兴呀?是不是今晚的东西不合你胃口?师父你说话呀?师父……”

   辛玉把求救的眼神投向萧让,萧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大手一卷,把卿以寻拽回怀里,压低声音说:“他刚失恋,你别烦他。”

   卿以寻目瞪口呆,看着辛玉的眼神立刻变得很怜悯。

   好不容易把卿以寻哄上车,回雅苑的路上,卿以寻一直很亢奋:“我还记得穆少,苏少,凌少,还有师父,啧啧,真是难得呀……”

   萧让眼神黯了黯,心底一片苦涩。d2pt2cpm